• 低空 - [碎话]

    2007-03-23

    从space回来,感觉舒心。

    那里已经不再是一个自然流露的地方。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地址,我要么抑制要么作秀,就像lilith的影响。回到blogbus,模板越来越多,却并不繁复花哨。就像一张软塌塌香喷喷的大床,我可以随意地摆出各种姿势满足地睡个饱,不在乎是否有人窥探。

    Norah Jones的歌我唯独喜欢这一支。低沉稳健的钢琴一板一眼,不张扬的姿势,却又足够支撑人的站立或端坐。就让它成为我这个小屋窗口的一串风铃吧。

  • - [碎话]

    2007-03-22

    昨晚的梦真的很累,可能跟睡前的活动有关。我马不停蹄地看了十几个盘,但每个都是蜻蜓点水。但就目前而言,即使点水也要耗费我大量的脑细胞。

    于是,在梦里,我继续马不停蹄地看盘。印象深刻地是我不停地说:水星三宫,水星十一宫……不知道是谁的水星三宫又有那么良好的相位呢。也许是自己缺什么就越渴望什么吧。

  • 新家建好了

    2006-01-24

    http://spaces.msn.com/members/tangshi1129

    我的新据点,有空去看看~

  • 午后的风飘过一丝两丝

    细碎的汗粒和蝉嘶叫的余音

    庭院处没人

    都在午睡

    蹒跚着走来的是几年前买的泰迪

    棕色的泰迪否认自己是过时的玩具

    他认为装有机芯的自己显然比充塞棉花的那些更高级

    有些垂头丧气地一屁股坐在走廊上

    从他棕黑色的有机玻璃眼珠里并不能看出忧伤或者愤怒

    还有更高个子的大卫

    他的白袜子拉起来刚好到1/3小腿处

    看起来真像个真正的男孩

    金发很服贴

    他偶尔追随你到洗手间

    研究为什么不透光玻璃能把人完全隔离在两个世界以外

    他坐在泰迪旁边

    从他灰蓝色的有机玻璃眼珠里尼并不能看出炙热和渴望

    但他显然把自己当成真正的男孩

    因为他说他怕

    有什么好怕

    超级玩具可以玩上整个夏天

    秋天还有三个星期

  • 封面故事

    2006-01-20

    http://t0.baidu.com/it/u=1853233156,1727530009&gp=0.jpg

    猫饱一顿饥一顿,被酸雨淋过。皮包骨、精神不佳,可以谓之流浪猫。

    毛色像劣质的铝皮柜一样发灰,但没有癞疮。尾巴的长度比身体的2/3还要多,可谓之完整的猫。

    流浪猫走在街上,律师急急忙忙地走来,装着文书的皮包反射着阳光照进她的眼睛,她偏了偏头。从身边经过时大衣衣襟划过她嶙峋的脊背,她满不在乎地打了个咕噜。

    完整的猫时不时遇到一两个尾巴被割掉的同类,他们的眼里没有过多的表情,也许在看到她完整的尾巴时会叫一声,表达不满。他们并不过多交谈。

    完整的流浪猫走在路上,想找一块有泥土的地方,因此继续走。走了一会儿,看见一条栅栏。绿的红的蓝的花,一大簇在向她招摇。她很高兴,走了过去,把头伸过栅栏,对花儿说:“你们多香啊,让我亲亲你们。”她的胡须有些发软,不过不妨碍她拿胡须挑逗花蕊。她很高兴,嗅着花儿们的清香,好像把自己当成了一只蜜蜂。

    这时她发现自己脚心里的肉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柔和,原来自己正站在一块无比舒适、刚刚被一场酸雨淋过的松软的泥土上呢!